来自 难过的五字成语 2020-01-13 19:34 的文章

想“改造”癌细胞的女博士走了!一条深夜的微

  原标题:想“改造”癌细胞的女博士走了!一条深夜的微博让网友止不住地悲伤...

  她2004年进入大学,2011年博士毕业,随后在上海工程技术任青年教师,之后和老公吴载斌在上海买房,结婚生女,一切都很美好。

  不想,2017年3月,她在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被诊断为晚期三阴性乳腺癌。病痛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。

  医生给她做了乳腺全切和淋巴结全清扫手术。但癌细胞并没有就此消亡,很快转移到了肺部。

  年迈的母亲,两鬓的发丝逐渐染白,牙牙学语的女儿慢慢可以一字不落背下三字经,而她和吴载斌则一直在和病魔作斗争,一天都未曾怠慢。

  一年中的52个星期,闫宏微有36个星期都在化疗。铂类、紫杉、三滨、蒽环……这些常用的化疗药,闫宏微全都用过了一遍,不敏感。甚至,他们去了美国安德森癌症中心治疗,跑去香港购买内地还未上市的靶向药物。

  抗癌之路异常艰辛,可她始终微笑以对:“我打了这么多化疗药,血管都打没了,血都找不到了,这个东西一点反应都没有,它们也是神了,不愧是我的癌细胞,牛!”

  《人间世》节目组跟拍了她整整215天,足迹跨越大洋和时区。一次次的挫折甚至让导演都开始怀疑,为什么要去记录这么多悲惨的事情,但看着闫宏微坚强的样子,导演释然了:“在我们镜头里,她是那么青春,那么阳光,那么坚强与乐观。这是我们想要帮她记录的青春。”

  她说:“我经常和自己的癌细胞对话,告诉它们,你们不要太嚣张,长得太快我完蛋了,你们也得完蛋”,她想改造自己的癌细胞,让它变得聪明一点。

  她和她的家人如此努力,现实却丝毫不懂得“客套”。复查CT结果显示:每个病灶依然在增大当中,肿瘤还是进展了。

  然而,曾经说过要改造癌细胞的她终究食言了。她的生命,永远定格在了3月18日下午16:49。

  3月19日,丈夫吴载斌更新了一条微博,正是3月18日16:49的手机屏幕,背景是两人的婚纱照。

  3月20日凌晨两点,他的丈夫在微博写下:从灵魂深处喷涌出来的悲伤根本无法抑制,微微去了另一个平行世界,那里没有疾病,如同曾经的我们,一定会很幸福。

声明:本文图片、文章来源于网络,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,如有侵权,请与我联系删除。转载请注明出处: /nanguodewuzichengyu/485.html

标签云